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 深圳新闻> 圳见

创新能级再提升的关键是发力基础研究

条评论立即评论

创新能级再提升的关键是发力基础研究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只想着爆米花,不想着种玉米,哪有那么好的事?不好好做基础研究,哪有那么多高质量的创新成果拿来转化,高新技术产业如何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只想着爆米花,不想着种玉米,哪有那么好的事?不好好做基础研究,哪有那么多高质量的创新成果拿来转化,高新技术产业如何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最近,深圳聚焦“科技创新”频出大动作。

前不久,市委六届十次全会对加强基础研究和源头创新作出新的决策部署。紧接着,光明科学城土地整备项目指挥部揭牌,“兰迪·谢克曼国际联合医学实验室”落户,关于加快高新技术产业高质量发展更好发挥示范带动作用的决定出台,深圳发力基础研究和源头创新的决心之大、意愿之强,由此可见一斑。

基础研究是从0到1的源头创新。没有基础研究的重大突破,从1到N的产业化、市场化便是不可能的。如果说注重成果转化的产业创新是做爆米花,那么注重基础研究的源头创新就是种玉米。基础研究的出发点是构建科学知识体系,大多不是出于实用目的,但最后都衍生出巨大的实用价值。纵观历次科技革命,都是从基础理论的重大突破肇始。可以说,基础研究是科学之本、技术之源,是创新发展无可替代的源头供给。真正的创新发展,一定是建立在扎实的基础研究之上。

只想着爆米花,不想着种玉米,哪有那么好的事?不好好做基础研究,哪有那么多高质量的创新成果拿来转化,高新技术产业如何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基础研究搞不好,对外部核心技术的依赖性就高,发展就会受制于人,在竞争中就会处于被动和下风。当前,主要发达国家普遍强化基础研究战略部署,全球科技竞争不断向基础研究前移,正是基于此种考虑。

深圳被外界认为是“中国硅谷”,正在向全球重要的科技节点城市迈进。然而,与国内外先进城市,尤其是与硅谷、特拉维夫等世界创新中心相比,深圳在基础研究和源头创新方面存在较大差距。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科研机构、高等院校、重大创新载体较少,一些关键核心技术和高端设备依赖进口、受制于人,成了制约“巨人”成长的“阿喀琉斯之踵”。

科技改变命运,创新决定未来。《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指出,抓创新首先要抓科技创新,补短板首先要补科技创新的短板。下大决心、花大力气补基础研究和源头创新短板,是决定深圳发展后劲和未来前景的一件大事。

当前,深圳在科技创新的一些领域跨过了“拿来主义”的追随式创新阶段,进入了“无人区”的探索。未来产业升级所需的知识储备,极大依赖于自身的基础研究和源头创新积累。“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只是纯粹的商业逻辑,在基础研究领域中行不通。毕竟,在激烈残酷的国际科技竞争中,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

在科技创新上,深圳一直引以为傲的是“6个90%”。创新主体绝大多数是企业,一方面意味着深圳的市场活力充沛,创新成果转化能力强;另一方面由于企业承担较多的是以实用目的为主的应用研究,虽然产业化效果显著,但是可能面临后劲不足的问题。

英国现代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P·布莱克特说:“所谓科学,就是通过国家出钱来满足科学家的好奇心。”事实上,基础研究领域的知识创新,往往公共性强、耗资大、见效慢。企业出于生存需要和利益考量,往往没有动力、意愿和耐心去投入。在此背景下,政府的介入和推动便显得尤为重要。

科技创新不能“脚踩西瓜皮,滑到哪儿算哪儿”。市委书记王伟中说:“科技创新不是‘今天种瓜、明天得豆’,要打基础、利长远,缺什么补什么,瞄准方向后,再从政策、资金等方面抓下去,‘让有心栽花花成片’。”也就是说,政府要坚持需求导向、问题导向、目标导向,更好发挥在基础研究领域的引导、支持和推动作用,特别是在事关城市长远发展的引领性领域、关键性课题和卡脖子环节,给予持续有力的支持。无论是加大研发投入、调整投入结构,扩大对知识创新的资助比例;还是聚焦大装置、高平台、前沿领域,从国家发展需要出发,加强科技基础设施建设,高标准规划建设光明科学城、组建一批诺贝尔奖科学家实验室、实施高等教育卓越发展计划;抑或是改革不符合科研规律的科技体制、科研评审制度和人才制度,探索建立包容和支持非共识创新的制度、科研容错机制、科研项目攻关动态竞争机制,针对不同类型的基础研究建立多元化的科研项目评价体系,大力实施“鹏城孔雀计划”和“鹏城英才计划”,对于深圳补齐基础研究和源头创新短板,都是极有针对性的,效果值得期待。

从专注于“E”(Engineering,工程),到转入“T”(Technology,科技),再到逐渐挺进“S”(Science,科学),深圳科技创新的逻辑线是很清晰的。盯住基础研究和源头创新持续发力,深圳的创新能级将会不断提升,未来不可限量!

■ 深圳特区报首席评论员 姚龙华

[责任编辑:郑晓鹏]